新闻资讯

《中国考古报道》:做好考古与大众之间的“翻译”工作

这或许是上世纪七八十年古工作者无法想象的,如今线上线下,普罗大众可以通过多种传播方式与考古“面对面”。浙江杭州、四川眉山、河南安阳等地都面向社会招募考古志愿者,众多年轻人踊跃报名。从博物馆到考古现场,“考古热”的背后是逐渐飙升的“中国传统文化热”。

热度之下也须冷静思考。事实上,考古学无论是在实物资料的研究还是对文献资料的解读,对于专业与非专业人士来说都存在一定困难。网络发散得天马行空,有时不切实际。及时有效、准确的传播才是连接中最紧要的一环。

2024年开年,继大型系列纪录片《何以中国》之后,上海广播电视台又推出全国首档考古文博类融媒新闻专栏《中国考古报道》。节目每期约30分钟,每周六中午12点在东方卫视播出。通过深入考古现场、对话考古工作者,多角度探寻古代中国,力求透物见人、以物论史、以史启思。

节目播出后,观众热情留言:“期待已久,终于有一档专门的考古文博新闻节目了!希望可以带我们更深入地了解中华文明的源远流长。”

近日,以主流媒体传播的角度,近年来考古节目的制作、创作者及其受众的观念变化等话题澎湃新闻记者采访了节目幕后团队。

2021年9月28日,东方卫视、看看新闻与哔哩哔哩联合推出纪念考古百年特别节目《文明探源看东方·何以中国》,这个大型融媒体直播以记者探访和新闻调查的方式展开,带领观众和网友走进全国10个充满故事性的考古遗址,探访一个个“日用而不觉”的文物宝藏,在广阔大地上搜集中华文明的时间密码。

融媒体中心总编辑曹旭直言,《中国考古报道》策划时的核心和抓手,就是作为上海广播电视台打造“文明探源看东方”传播IP的重要组成部分。

她强调说:“如果说刚刚热播的大型纪录片《何以中国》是立足‘中华文明探源工程’和‘考古中国’的重大研究成果,系统性地追溯中华文明的根基、起源、形成与早期发展历程,对万年以来中国文明的形成和发展有一个整体、清晰的叙事;那么《中国考古报道》则不仅仅是打造及时权威的考古文博新闻发布平台,而是力求以生动鲜活的新闻语汇,结合热点话题,深入浅出地提炼展示中华文明的历史脉络。”

作为一档新闻杂志类融媒体专栏,《中国考古报道》涵盖多个版块:“考古要闻”梳理考古文博重要资讯;“考古纪”采访跟拍最新的考古发现;“连麦探古”聚焦各地博物馆,对话现场专家;“文博热搜榜”依托大数据分析,用专业语汇解析文博热搜话题等。

“没有‘大考古’思路,细节永远只能是‘小、散、碎’。而遵循‘大考古’思路的媒体传播也要以物论史,避免小、散、碎’的堆砌。”融媒体中心总编辑曹旭说,这是专家和领导在节目策划阶段就提出的建议和要求。

如今,各地博物馆都争做“显眼包”,镇馆之宝花式营销,出圈文物频上热搜,主题展、特展各显神通,“三星堆”考古新发现……考古的结界被逐渐打开。

“这些现象更多还处于偶发事件,大众有部分猎奇心态。站在媒体人的角度,如何把大家感兴趣的内容,与考古本身、文博本身进行一种更有效更准确的连接,或许是这档节目的责任。”深耕文博节目多年的节目制作人邢维认为,要想一档节目得到观众的认可,必然是厚积薄发。

节目首期跟踪报道了“2023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的初评入围项目,并带观众进入上海“长江口二号”古船考古工作舱先睹为快。

邢维表示,之后节目还会实地探访其它最新的、有非常显著成果的考古遗址,并对重要的考古发现进行解读和阐述。

“我们也会做水下考古的重点策划。一方面,我们一直在跟进‘长江口二号古船’考古与保护工作,这种时空胶囊的阐述,以及一边考古一边建设一边参观,这样比较前沿的、保护和科研结合的案例,是非常值得关注的;另一方面,南海海底也发现了沉船,有大量的瓷器,包括福建外海也有,我们也会纳入水下考古这一策划当中。同时,我们也会在博物馆方面策划一些选题,比如在建设世界一流博物馆主题命题下,中国的博物馆如何去做一些差异化的发展?”

融媒体中心首席主持人雷小雪的身影经常出现在各大重要事件的新闻发布会现场,此前,她在“文明探源看东方”做了两年大直播,跟文博接触颇多,目前还是上海大学在读的考古学博士,方向就是文化遗产传播。堪称六边形战士的她,无论是重大的新闻事件,还是考古文博类的节目,采编播经常亲自上阵。于她而言,学科在读和实操项目恰好契合,非常幸运。

“我是泡知网来做《中国考古报道》每一期节目的”,对于这档节目,雷小雪不敢有一丝懈怠。“你说的每一句话,一定要有依据。”

做“连麦探古”这个环节时,每一个话题就是一次学术学习,请教老师、联系考古文博界的相关专家,再对话题进行拆解。对雷小雪来说,解读一个话题,引经据典不难,做到举重若轻才是一个巨大考验。

“有一期节目,是从纪录片《何以中国》来讲服饰考古。汉代人的帽子,一步一步是怎么演化的?马面裙的来由?马面裙的现象怎么解读?其中每个小科目都是一个专的科目。”

雷小雪又举例说:“比如,马王堆里面素纱单衣的‘单’(音)字,原字打不出来,已经没有这个字了,就要跟专家请教汉字里的通假演变,包括现在的俗用和学术界的认定,最后确定可以用‘单’来代替,但自己不能凭空来,必须要一步步地求证。一个字况且这样,更别说大量的考古的图片,资料文献,包括学科上的讲解。除了看点文物,讲好故事,还要讲背后大众不知道的,比如殷墟不是一个单一博物馆,是一套的完整的考古体系,现在这个体系面临的问题是什么?”

做新闻的人都知道,“现场连麦”对文案和呈现的内容要求很高,可能一个方向准备的内容很多,呈现出来只有三分之一。由于有时间上的控制,对专家提炼核心知识点的能力也提出了要求。

“区别于综艺类节目,面对公众的知识型节目,考古不是挖宝或鉴宝,有丰富滋养社会文化环境的责任。”

从专家的角度,上海大学美术学院周方副教授谈到她参加的古代服饰那期节目时说道:“我们将古代服饰研究与复原实践做了综合呈现,在讲到汉代男子戴冠的问题时,需要帮助节目组明确西汉和东汉的男子之冠有很大的区别,头上冠、巾帻、发型的配伍关系,从西汉到东汉的变化过程,如何让文物图片与讲述内容更加契合等方面都做了较多的沟通。”

她认为,此前较少有严肃新闻类节目关注古代物质文化并做专业性深入解读,该节目采用主持人与专家直播连线对谈的方式,结合社会热点,每期一个主题做较深入解析,问答环节的设置既有专业性也能照顾到爱好者的期许,保持学术性和通识性,需要做大量的前期调查和准备的工作,最后的剪辑校对也是高标准要求,这对新闻工作者而言确实存在着很大的挑战。

在融媒体中心首席主持人雷小雪看来,考古文博和传播之间一直是有割裂。

留言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