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品中心

成都要用3年成为泛欧泛亚重要供应链枢纽城市是什么样的

一杯星巴克咖啡由19个不同国家提供原料,一台苹果电脑依赖于全球700多家供应商提供产品和服务支撑,由此可见,供应链对增强企业全球竞争力的作用日益凸显。去年我市召开的国家中心城市产业发展大会提出,打造“一带一路“最具影响力供应链枢纽城市。我市新经济发展大会也明确提出构建“七大应用场景”,其中就包括大力推进现代供应链创新应用。去年8月,成都市被商务部、财政部列为国家首批供应链体系建设试点城市。那么,成都将如何实施供应链体系建设,为全国现代供应链体系建设提供先进经验和示范?又将怎样推进现代供应链创新应用?昨日下午,市口岸与物流办、市经信委、市农委、市商务委、市金融工作局联合召开新闻发布会,联合发布了《成都市关于推进现代供应链创新应用的实施方案》(以下简称“方案“),就供应链体系建设明确了路径规划和方向指引。

供应链的实质是高度融合的产业组织形态,贯穿于产品设计、采购、生产、销售、服务等全过程,表现为商流、物流、信息流、资金流“四流合一”。

市口岸与物流办主任杜进有称,此次出台的方案,重点从供应链贯穿主线、供应链体系建设、供应链水平提升和实施载体、平台构建、场景应用等方面提出路径规划和方向指引。

方案明确提出坚持以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融入国家“一带一路”倡议为主线,以建设现代化、全球化、智能化、平台化供应链体系为目标,以提升供应链敏捷化、数字化、信息化、柔性化水平为手段,以重点产业园区(集聚区)为载体,构建服务生产发展和生活消费的供应链高效协同平台、供应链综合服务平台、供应链金融支撑平台、供应链物流保障平台,创新运用供应链新理念、新技术、新模式、新业态,通过科技、资本赋能,促进资源要素高效配置、供给需求精确匹配,打造具有全球影响力的供应链枢纽城市,推动传统产业转型升级、新兴产业快速成长、开放型经济发展壮大,大幅提升成都资源要素配置能级水平和深度参与全球经济竞争实力。

到2022年,全市供应链体系更加健全完善,供应链新理念、新技术在采购、制造、分销、零售等领域广泛应用,供应链新模式、新业态快速发展,供应链管理功能和服务水平显著增强,供应链管理企业实现集约集聚和创新发展,全面实现与亚洲、欧洲重要枢纽城市之间商流、物流、信息流、资金流高效对接,成为泛欧泛亚具有重要影响力的供应链枢纽城市。

到2022年,全市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库存率、单位工业增加值能耗分别降低20%、15%以上;肉类、水产品、果蔬冷链流通率分别提高到50%、50%、30%以上,流通环节产品损腐率分别降低至5%、5%、10%以下;物流成本占地区生产总值比率降低至13%以下。全市供应链链主企业数量排名进入全国第一方阵,力争20家以上进入全国供应链领先企业行列。

方案综合了国务院办公厅《关于积极推进供应链创新与应用的指导意见》明确的六项重点任务,和市委《关于营造新生态发展新经济培育新动能的意见》明确的五项重点工作,提出了工业、商贸流通、农业、物流、金融领域和试点示范等6大类、16大项、50小项重点工作,基本涵盖了全市可以推广应用供应链的所有产业门类。

同时,重点从加快建设供应链采购中心、供应链制造中心、供应链分销中心、供应链物流中心四个方面提出了现代供应链体系建设的主要任务。而这“四个中心”是产业供应链上四个重要环节,有利于高标准推进成都打造成为供应链枢纽城市。

另外,此次还把发展绿色供应链作为成都供应链发展的重点,在《实施方案》中予以体现。

重点从发展制造业协同供应链、发展制造业智慧供应链、发展制造业服务供应链三个方面进行了任务明确。方案结合成都工业领域的产业特性,通过供应链的构建和再造,重点支持高端产业引进来、优势产业走出去。

在发展制造业协同供应链上,既支持企业与企业之间开展协同,也支持开展跨地区、跨行业间的协同,实现优势互补、资源共享,提升成都制造业的核心竞争力;

在发展制造业智慧供应链上,参照先进发达国家发展模式,重点推行柔性化制造和准时制生产,实施精益采购、精益配送、精益生产、精益物流,减少库存积压,降低生产成本;

在发展制造业服务供应链上,鼓励生产制造龙头企业“主辅分离、主业归核”,深化专业分工,发展“百年老店”,支持私有平台公用,实行“以强带弱”,提升供应链全链条的生存力、议价力、整合力、竞争力,推动形成新的经济增长点。

重点从建设融入全球的跨境供应链交易平台、建设对接采购生产的供应链协同平台、建设提升产业层级的供应链服务平台三个方面进行了任务明确。

在建设跨境供应链交易平台上,主要基于未来成都消费能级提升、跨境商品交易潜力巨大、“蓉欧”班列品牌和竞争力日益增强等综合因素考虑,重点是补齐供应链平台建设与“一带一路”通道发展水平不相适应的短板;

在建设商贸对接采购的供应链协同平台上,区别于生产企业与生产企业之间的协同平台,重点建设商贸流通企业与生产企业的协同平台,主要解决生产企业的采购分销、物流配送、库存管理等问题,支持生产企业专注于核心业务;

在建设商贸供应链服务平台上,主要是针对新零售对传统商贸活动的影响,重点支持传统流通企业向供应链服务企业、传统实体商品交易市场向线上线下融合电商企业转型升级,提升服务水平,促进成都商贸行业发展。

重点从构建农业供应链生产体系、构建农业供应链交易体系、构建农业供应链追溯体系三个方面进行了任务明确。

在构建农业供应链生产体系上,主要结合成都地区农业生产的区域特性和已有创新模式提出的发展重点,通过供应链生产体系的构建和大数据分析解决农业生产领域的周期性波动问题,减少生产资源的浪费;

在构建农业供应链交易体系上,主要是在农民与市民之间搭建信息发布、交易撮合、物流配送等平台,重点解决农民“卖菜贱”、市民“买菜贵”,工业品“难下乡”、农产品“难进城”等问题;

在构建农业供应链追溯体系上,主要支持农产品生产、流通、交易等全过程的质量追溯体系建设,提升农产品供应质量,确保食品安全,同时融入“一带一路”倡议重点推动“天府粮”“成都味”大规模“走出去”和国外农产品高质量“引进来”。

重点从提升物流通道保障能力、提升物流园区运营能力、提升物流专业配送能力三个方面进行了任务明确。物流是支撑产业供应链的四大核心要素之一,物流领域发展水平的高低直接决定于供应链管理的综合效能。

在提升物流通道保障能力上,主要结合全市物流规划,提出了发展“空中物流网”“陆上物流网”和“公路物流港”的总体思路,为物(产品)的流通提供最基础、最关键的保障;

在提升物流园区运营能力上,主要基于物流园区未来发展需要,结合前期的专题调研报告,形成了“传统物流园区向现代供应链运营管理中心转型发展”的定位;

在提升物流专业配送能力上,重点支持发展快递物流、电商物流、大件运输、冷链运输、多式联运。

留言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